网站维护电话:0512-63093972 |  13862076281
 通知:即日起,中国古建网(www.cgujian.com),古建交易网(www.b2bgujian.com)、苏州古建网(www.szgujian.com)三网正式合并,并更名为古建网,网址为:www.gujian.vip 请广大古建爱好者持续关注并熟知,谢谢!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徐州:百战之后化不开的那一抹柔情

发表时间:2012-10-31 11:54来源:现代快报

 

昔日兵燹地,今朝成绿草。但在外人眼中,徐州人的性格仍被剽悍二字圈定。事实上,正如易中天评价:“徐州受到来自邻近的齐鲁文化圈强有力的影响,成就了较为明显的带有豪爽大气、精干、讲究情义的性格特点。楚人重情,齐鲁重义,这两种文化在徐州融合,从而逐渐形成了今天我们所谈到的徐州文化特征,以及徐州独特的城市性格:有情有义,敢作敢为。”然而,在豪情与粗犷的背后,这座城市处处都展露出它的细腻与柔情。

历史上,见惯了大场面的徐州

事实上,地处古汴水与泗水交汇的徐州,在饱经战患的远古时代,就有一群被称之为东夷族的先民们在这处水源充足,山林茂密的小型盆地里,过着桃花源一样的生活,屋舍俨然,往来耕作,日子过得和平自足。《竹书记年》载:“(商)河亶甲三年,彭伯克邳”。帝尧将此地封赏给彭伯(彭祖),称为大彭氏国,后称彭城,现在是徐州。最初的徐州是一座被战争打开命运格局的城市,不过受封后的彭祖再不爱打仗,一心钻研养生之道,以温情治国。大彭国历经尧、舜、禹、夏朝、商朝,八百多年后被商王武丁起兵所灭,从此一直战事频繁,直到最后一次1948年的淮海大战,徐州前后经历了几百次之多的战争,平均每十年左右就要发生一次。

4000多年漫长的战争史里,在徐州发生的频繁战争引起古今军事家的关注,为什么它的得失在战争中具有如此重要的决定性作用呢?对此古今军事家的观点都是相同的,东晋人认为,“彭城之得失,辄关南北之盛衰。”辛亥革命领导人黄兴曾这样评价徐州的战略地位:“南不得此,无以图冀东,北不得此,无以窥江东。是胜负转战之地。”作为“北国锁钥”,“南国重镇”,在南方军事家眼里,占领了徐州,就等于拿到了打开北方大门之锁的一把钥匙;而在北方军事家眼里,夺下了徐州,就等于占领了向南方进军的桥头堡。

除了是兵家必争之地外,历史上的徐州是见惯了大场面的繁华之地。徐州河道畅通,以水运便利著称,可称为南北交通襟要,既是物资中转处与集散地,又是历史上的漕运重地。明代的徐州、淮安、德州、临清作为明朝征收贡粮设于运河沿途的四个转运站被后人誉为国家四大漕运粮仓;万历年间,徐州漕运异常繁忙,明代中期,徐州得运河之利,已是“物华丰阜,可比江南”。广运仓的漕运贸易,舟帆如云,市廛喧闹,成就了明代徐州三百余年的繁华。

军事重镇、兵家必争之地,注定徐州的成长伴随着金戈铁马的厮杀声,以剽悍来适应生存。而“物华丰阜,可比江南”的繁华,让见惯大场面的徐州豪情中透着淡定。然而,柔情是渗透在这座城市的骨髓里的,城市风物、人情地貌,处处都有迹可循。

饮食 柔情篇

徐州的饮食融合南北,兼顾东西,基本上什么菜系都可以品尝到,但徐州人的口味还是喜欢偏咸鲜辣,又以辣味为主。徐州人的早点往往是一碗辣汤、二两煎包。辣汤的前身是雉羹,就是那位彭伯克邳的彭伯(彭祖)发明的,算一算,辣汤至今已有4000余年的历史了。辣汤里有鳝鱼丝、鸡丝、面筋等,因为放了胡椒,辣汤看起来不怎么好看,但喝起来很增进食欲,冬天的街头,喝下一碗辣汤之后浑身暖洋洋的,用徐州话来讲,那叫恣(zei四声)儿(舒服的意思)。

徐州人爱吃烙馍。在烙馍的基础上,又发展出菜合子,其中比较经典的是韭菜合子,连菜带饭都有了。台湾作家张晓风写道:“徐州是我没有去过的故乡。我有时候绕路跑到信义路四段,专为买几个韭菜合子,干炕的。我喜欢看那两个人合作无间的一个杆,一个炕,那种美好的搭配间仿佛有一种韵律似的,喜欢看热烫鼓腹的合子被一把长铁叉翻取出来的刹那。”越是最家常的,远离故土之后越是最令人怀念的。

还有把子肉,徐州人重义,若是投缘,拜把子这样的事并不鲜见,既然有拜把子兄弟,有把子肉也就不为稀奇了。把子肉的根源没有多么清晰有力的记载,不过有一个故事说刘邦斩蛇起义时,烧了一锅把子肉和战友们同吃,那是命运相连的同锅情谊。此外刘邦最爱吃鼋汁狗肉,他年轻时几乎天天都要去樊哙家白吃这种狗肉。现在远离家乡在外的徐州人,说起这些食物还是念念不忘,其实让他们魂牵梦绕的正是那故乡的滋味。

重口味的徐州人,爱吃甜蜜蜜的小吃

有意思的是,徐州菜特点是“黑辣咸”,但柔情的徐州人又最爱用甜味十足的蜜来做成小吃,像徐州人最爱的蜜三刀、羊角蜜等。

徐州传统小吃蜜三刀,可是大有来历。相传北宋年间苏东坡在徐州任知州时,与云龙山上的隐士张山人交往甚密,常常诗酒相会。一天苏东坡与张山人在放鹤亭饮酒赋诗,苏东坡抽出一把新得的宝刀,在饮鹤泉井栏旁的青石上试刀,连砍三刀,在大青石上留下了三道深深的刀痕,东坡十分高兴。正在这时,侍从送来茶食糕点,有一种新做的蜜制糕点十分可口,只是尚未起名,众人请苏东坡为点心起名,苏东坡见糕点表面也有三道浮切的刀痕,随口答:“蜜三刀是也。”后来“蜜三刀”名噪一时,徐州城里的茶食店,糕点坊争相制作,经过数百年的流传,徐州蜜三刀的配方工艺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清朝乾隆皇帝三下江南路过徐州时,尝过蜜三刀后,还御笔手书“徐州一绝,钦定贡”。

而外形像山羊角的羊角蜜也是香甜可口的徐州小吃。它的原料是面粉、蜂蜜、白糖、麦芽糖、素油等。吃的时候,咬破角壳,蜜浆流出,香甜满口,别有风味。重口味的徐州人,却好这一口。和它的滋味一样,羊角蜜有个同样甜蜜的典故:项羽不像刘邦,心爱的女人虞姬是走哪带哪,打仗时也安排好一辆车让虞姬坐在后方,他在前方厮杀时才能安心。项羽率军与刘邦大战于九里山前,正人困马乏、饥渴难耐时,九里山上牧童用一只羊角盛满野蜂蜜献给项羽与虞姬饮用,二人饮后顿觉神清气爽。后来,军师范曾命御厨坊用面粉制作成羊角形的点心,里面灌制蜂蜜、麦芽糖,成为楚王宫里的一道名点。随着岁月变迁,昔日楚王宫里御用名点流向民间,成为徐州百姓喜爱的家常点心。

徐州人嗜咸嗜辣,但是平日里吃的小点心,却都甜蜜蜜的。而且这些点心背后往往都有一个甜蜜蜜的故事。你说,喜欢它们的徐州人骨子里,是不是藏着一股柔情呢!

语言

徐州方言不难懂,但一点不懂就会闹笑话

徐州话实际上是苏北话与山东方言的融合,讲话时,与普通话的发音非常接近。徐州话的第四声与普通话完全一样,不用卷舌音,但平舌音和翘舌音不分,因此说出来不如苏南话绵软,有点硬。徐州人说话喜欢直接达意,当地的顺口溜里,就有从一到十的数字,总结了徐州地形特色以及历史印记,简单又好记:一人巷、二眼井、三马路、四道街、五毒庙、六道门、七里沟、八里屯、九里山、十里堡。

徐州话虽不难懂,但一点不懂也会闹出笑话来:有一外地司机开车到徐州,在路边正好遇到一交警,就问:“同志这边能停车吗?”交警答:“不管。”司机就把车停在路边办事去了。回来后,交警给司机写了一张罚单,原因是乱停车。司机纳闷:“你不是不管吗?”交警答:“徐州话的不管就是管,管就是不管。”(注:“管”在徐州方言里是行或可以的意思。)

一个徐州人跟常州人做生意。生意快成的时候,他对人家说了一句:“你不要问了。”结果第二天人家就闪了,因为人家把“你不要问了”理解成生意谈不成了(注:徐州话“你不要问了”是没问题的意思)。

由此可见,如果不学好徐州话,不仅做不好生意,还会莫名其妙收到违停罚单的。

人物 柔情篇

苏东坡:徐州的一张非典型性名片

苏东坡不是一张绝对的徐州名片,但他与徐州感情的交集却远胜于其他的城。苏东坡在徐州任期短暂,不满两年,但对徐州的感情并不浅,他写徐州:春夏之交,草木际天;秋冬雪月,千里一色;风雨晦明之间,俯仰百变。这是时任彭城知州的苏东坡站在云龙山之巅写下的,说是山巅,但云龙山海拔不过142米,连泰山十分之一的高度都没有,虽然无法望远八荒九垓,但足够饱览彭城长日澹美。来彭城任知州,是苏东坡从京师遭到迁谪以来的第三次调任。四月赴任,八月便遭遇了黄河决口,洪水兵临城下,二丈八尺,水穿城下作雷鸣,泥湍城头飞雨滑,苏东坡带头抗洪抢险,庐于城上,过家不入,使官吏分堵以守,卒全其城——洪水退去,他和徐州的百姓,已是共同穿越生死,歃血为盟的好兄弟。

不满两年的任期,只是弹指一瞬,苏东坡人生漂泊的下一站是湖州。他在《灵璧张氏园亭诗》中写道:“余为彭城二年,乐其风土,将去不忍,而彭城之父老,亦莫余厌也,将买田于泗水之上而老焉。”如果能够选择的话,他是想在彭城这块土地上终老的。

吕雉、戚姬、关盼盼这些徐州女子都曾演绎过柔情故事

吕雉:刚烈女子也曾温柔过

也许经历了漫长战事的沾染,徐州人自己都认同了豪放的性格,徐州女子也是如此,几乎没有人认为徐州女子是温柔的。比如吕雉,世人都以为她狠毒。但这个刚烈女子也曾经温柔过。二十岁不到的她,听从父亲之命嫁给缺衣少食、游手好闲的刘邦。婚后生儿育女、任劳任怨,村里老老少少无不啧啧称赞。

刘邦身为亭长,押送骊山劳工,私自放走劳工后,自知秦法难容,慌忙逃命去,吕雉却为他坐监狱。为丈夫坐牢,却不曾见她抱怨过什么。刘邦造反后躲在深山里,吕雉给他送食物衣服。刘邦问吕雉是怎样找到他的,吕雉回答说那是因为刘邦头上有秦始皇所说的“天子气”。这个聪明的女子,用这个说法给丈夫打了剂强心针,而这种说法一传开,更多的人来投奔刘邦,这样的女人难道不温柔贤惠吗?

刘邦打进彭城,忙着接收财宝和美女,却让吕雉与刘邦父亲太公在项羽的军营中做了28个月的人质。就这样,还是未见吕雉有抱怨。一个女人能做到贫贱不移,危难不弃,全力扶持自己的丈夫,世人怎忍心说徐州女子只是豪放而没有柔情呢?

戚姬:失去了保护壳的柔弱女子

如果说吕雉是由柔弱向坚强逐渐过渡的女子,那徐州女子戚姬就是天生认同宿命的温柔女子。戚姬从小能歌善舞,尤其是翘袖折腰舞,这种舞难度很大,要有很好的腰功,从徐州出土的汉画像石中能够看出,舞者的腰肢纤细柔软如柳,有种**的柔美感。

当50多岁的刘邦遇到会跳翘袖折腰舞的戚姬时,立刻爱上了她。戚姬虽然受宠,但她单纯,从不培养自己的党羽,她不算计别人,只是小心度日。**的一次争取,也算是保命,是想让刘邦换她亲生儿子如意为太子,结果失败了。刘邦死后,戚姬穿上囚衣,戴上铁枷,被关在永春巷舂米。

戚姬悲痛欲绝唱:“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去三千里,当谁使告汝?”而这生命的哀号,却救不了她,只能让这个原本与世无争的美丽女子,以悲剧收场。

关盼盼:为一首诗而死的柔情女子

徐州女子关盼盼在历代文人墨客的笔下都有一席为之嗟叹的位置。唐宋有吟咏燕子楼的诗词名篇,元代有《燕子楼》杂剧,明代《警世通言》和清代《聊斋志异》等小说中都曾提及燕子楼,《红楼梦》里林黛玉《柳絮》词中有“香残燕子楼”的诗句。

关盼盼善跳霓裳羽衣舞,并且精通管弦、工诗擅词,驰名徐泗一带。盼盼歌喉很美,诗人张仲素称之为“歌尘”,说她唱起歌来,音调抑扬跌宕,清脆激越,其势可以阻遏天边的流云,冲击起雕梁上的暗尘。

徐州节度使张愔宴请游历徐州的白居易时,请盼盼相陪,盼盼一首长恨歌,一段霓裳羽衣舞,让白居易看了如痴如醉,当场题诗:凤拨金翎砌,檀槽后带垂。醉娇无气力,风袅牡丹枝。从此张愔将盼盼引为知音,结为伉俪,张愔专为盼盼修筑燕子楼,寄望二人如同梁间燕子,呢喃侣居,双栖双飞,但好景不长,不久张愔病故,府中妻妾各寻出路,只有关盼盼孀居燕子楼十余载。

盼盼之死,都归罪于白居易的“笔杀”。白居易见了张仲素新作《燕子楼》,诘其由,才知盼盼已经寡居十年,封建社会里,白居易的诗像是一纸催命符托人捎给盼盼:黄金不惜买娥眉,拣得如花四五枚;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盼盼闻之泣曰:自公薨背,妾非不能死,恐百载之后,人以我公重色,有从死之妾,是玷我公清范也。所以偷生尔。并作诗以答:自守空楼敛恨眉,形同春后牡丹枝,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泉台不相随。遂绝食而亡,以此殉节。

北宋年间,苏轼任徐州知府,夜宿燕子楼,当夜梦见了盼盼,梦醒后写道: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词里有深深的同情与伤感,很可惜,盼盼遇见的不是他。

风物 柔情篇

充满乡野气息的“石狗湖”

柔情对一座城市而言,首先是指城市平和宜居的环境,宜居的城,必定湖光山色。湖水对于城市,就如同在饱满胸前佩戴的一颗温润明珠。南京有玄武湖,杭州有西湖,嘉兴有南湖,而徐州有让徐州人称道的云龙湖。

云龙湖早先的名字土得掉渣,就像乡人给自家娃娃起小名儿般信手拈来。因为云龙湖所处地形为三山一平地,在百姓看来,十分像簸麦子的簸箕,所以“簸箕洼”这名字一叫就是千年。此后又叫“石狗湖”,《徐州风物志》写道:石狗湖,多雨时南山之水尽汇于此,积久不退,昔人做石狗镇之,故名石狗湖。

徐州人一提起云龙湖时的那种骄傲,是掩饰不住的。苏东坡在徐州时,曾有一个美好的梦想,引上游水,将此湖造设成徐州的西湖。如今这个愿望实现了,1994年云龙湖与西湖结为姊妹湖。说实话,二美容貌才情不分上下,只是一个世世盛开绵延,另一个却因新生而寂寞无声。云龙湖太年轻,比起西湖,就像小青与白娘子,道行差了好几百年。

堪比周庄的“小江南”——窑湾

徐州邳州南面,还有一处窑湾,一直以来有“南周庄,北窑湾”的美誉。窑湾没有陈逸飞的神来之笔,却也因此保持着古朴宁静。外地朋友来窑湾,不明白这么一座粗线条的城市中怎会有一个如此精致的去处,仿佛一脚踏入江南,太突然,太令人意外。不过再看过宽阔的运河和运河两岸人家那安宁柔软的生活后,他豁然明白了。

当年窑湾镇上驻有美、英、法、俄等国家的商人和传教士。船来人往,昼夜不息,人称“小上海”。康乾盛世时,湖广江浙的富商都在此开店设点,并将各自家乡的建筑风格移植到此地,所以保存下来的古建筑既有北方建筑的稳实厚重,也有南方建筑的钟灵秀雅,建筑风格多样性在全国古镇也很少见。

如今在明末清初形成的两条主街道——中宁街和西大街,至今仍然保持着原有面貌。中宁街长约五百米、宽约三米,青石板路,两面是老屋木门店铺。西大街的吴家大院、赵信隆酱园店、绿豆烧酒厂都是值得一看的。据文物部门统计,现存古民居群有834间,商会馆、古庙、碑亭、古桥、古槐、古松等人文自然景观20多处,全都保留着几百年前原汁原味的风貌。

窑湾镇上代表性建筑当推赵信隆酱园店,位于西大街,始建于清康熙年间,南北四道宅院,占地2000多平方米,现存房屋30多间,建筑面积541.67平方米。房屋均为青砖小瓦,飞檐起脊,房梁、椽子多为优质楠木和杉木做成,整个建筑布局完整,现状保存完好。赵信隆酱园店是典型的前店后院建筑,前门面房屋均是一层,层高较高,大进深,体量大,院内房屋多为小进深的两层砖木结构的楼房;第二道院为酱坊;第三道院是住宅和小姐的闺房;第四道院是工人的住处。前大门上装有黑漆金字门匾“赵信隆酱园店”。门两厢有对联“黑酱自黑非墨染,甜酱微甜比蜜香”。去窑湾,一定要带点甜酱油走,和别处酱油不相同的是,纯原始工序的制造,保留了几百年前地方传统的风味。

其实徐州人哪里需要拿云龙湖比西湖,窑湾比周庄,多少让人听来有些攀附的心态。历史上,见惯大场面的徐州人,大可以从容淡定的心情,坐享眼前的湖光山色。(摘自现代快报)

文章分类: 古建保护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发表或转载的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本站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与法律责任!